所长信箱  |  联系我们  |  English  |  中国科学院
首 页 研究生教育 出版物 信息公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学传播
饶长辉:追求极致的太阳“守望者”
作者: 发布时间:2017-11-21 阅读次数:

  科技日报记者 盛利

  谈到太阳高分辨力光学成像,原本寡言少语的饶长辉,一下变得滔滔不绝,“太阳是影响人类生活最重要的一个天体……太阳活动对空间天气、航空航天、无线通信以及地球气候等都有重大的影响……我们要观察太阳大气在其内部空间和时间尺度中的物理变化过程……”

  从读博算起,这位皮肤黝黑的中国科学院光电技术研究所副所长,已与太阳打了20多年交道。从过去跟着前辈做研究,到如今领跑太阳自适应光学系统研制,探索大视场自适应光学技术,“追求极致”常挂在饶长辉的嘴边。

  “不愿意放过任何细节和缺憾,总想着把每个问题点都弄清楚。”回顾自己的科研生涯,他认为,要对科技事业有所担当,必须迎难而上、专注执著。

  与学术的“太阳”并肩

  与太阳高分辨力光学成像技术结缘,要追溯到饶长辉的博士生涯。1993年毕业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后,他进入中国科学院光电技术研究所工作并攻读在职硕、博士研究生。

  作为国内最早从事自适应光学技术研究的单位,中国科学院光电技术研究所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自适应光学技术。但是由于太阳自适应光学特有的技术挑战,直到本世纪初,我国一直没有实现该技术在太阳高分辨力观测中的应用。

  彼时,美国、欧洲相关研究正处于“领跑”地位,如何尽快在我国实现太阳高分辨力观测,实现从跟跑、并行向领跑转变,正是饶长辉的目标。

  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饶长辉在导师凌宁研究员和姜文汉院士的带领下,在国内率先开展太阳自适应光学技术的研究,针对南京大学43cm太阳塔,成功研制低阶倾斜校正系统。从2008年起,带领团队针对云南天文台1米新真空太阳望远镜,开展高阶校正太阳自适应光学系统研制和大视场自适应光学技术探索,并由此进入太阳高分辨力光学成像技术领域。

  “十二五”期间,瞄准太阳风暴预警业务化需要,饶长辉再接再厉,作为项目负责人他承担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国家863高技术发展计划项目,从大口径太阳望远镜技术,太阳自适应光学技术以及太阳大气多波段层析成像技术等方面,系统地开展太阳高分辨力光学成像技术研究和系统研制工作。

  在饶长辉的带领下,一项又一项,国内领先、国际先进的成果不断涌现:成功研制多套太阳自适应光学系统,在国内首次获取太阳目标大视场、高分辨力成像观测结果;突破太阳大气多波段层析成像技术,首次获得太阳大气可见至近红外7波段同时层析高分辨力图像;开展国内最大口径太阳望远镜的研制,突破了大口径望远镜主动温控、轻质主镜等关键技术——多年的努力下,与欧美同行“并驾齐驱”的目标最终实现。

  “经过最近10年的不懈努力,到如今我们可以很自豪地说,在太阳高分辨力光学成像技术研究与系统研制领域,我们已经可以和国外同行平起平坐。”他说,这将对于研究太阳活动的动力学起源、建立太阳大气模型以及实现空间天气预报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和应用价值。

  细节中探寻科研“曙光”

  谈到多年来,如何不断“啃下一堆技术硬骨头”,饶长辉喜欢将“探索科学真理,追求技术极致,报效祖国人民”的研究所科研理念,挂在嘴边。

  “我本人比较喜欢思考,总想着把每一个问题点弄清楚,并挖掘现有技术手段的所有潜力,可谓是在不断的追求技术极致,为此在研究过程中没有少折腾同事们。但是反过来想,也正是因为这个特点,才促使我们技术不断的进步。”他说,“新的探索是建立在现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的,因此有些问题是躲不掉绕不开的,若是有意的忽略掉某个问题,那么它必然在后续工作中再冒出来,继续阻止技术的进步,可能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分析去解决。”

  而正是这种追求极致的精神和对科研细节丝丝入扣的把握,为饶长辉的不断突破奠定了坚实基础,更使他能够放手一搏,走得更快。

  在研制大视场地表层自适应光学实验系统时,饶长辉基于对该技术的缜密理论分析和前期反复实验的成果,认为关键技术点已经取得突破,不需要在“家里”进行反复的验证,可以直接对太阳进行观测。因此在取得实验室成功验证的结果后,他没有按部就班地安排在实验室进行技术分析和验证工作,而是立即带领团队前往实验外场,进行安装调试和试观测。“当时,团队不少同事信心不足,以致于在进行外场实验时怕损坏设备,不太敢操作。我当时让他们放心大胆的试。结果非常漂亮,首次实验即取得成功,大家惊喜了一把。”

  外场实验是太阳高分辨力光学成像技术研究中,获取第一手数据的关键。在兼顾事务性的工作的同时,专注科研细节的他,往往利用周末时间参与外场实验。“时间非常紧,一般是白天观测,发现问题当天晚上就要分析和解决,往往晚上折腾到凌晨4、5点,早上再8点多再起来观测。”他回忆说,有段时间他就这样夜以继日地在实验外场呆了一个星期,每天这么“折腾”,直到后来“大家都是扛不住了”,才被同事们劝回办公室。

  心中的“太阳”是祖国

  作为新时期的科技工作者,饶长辉认为,在研究方向的选择方面,必须从国家的需求出发,无论是面向世界科技前沿,还是面向国家重大需求,亦或是面向经济主战场,“只有目标明确了,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创新驱动力。”

  “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最终目标是为国家空间天气预报、为空间科学研究、为太阳物理研究做出贡献。”他说,随着近年来太阳高分辨力光学成像技术的发展和观测系统的建立,目前我国已经能够对活动区太阳大气进行亚角秒级的高分辨力实时监测,而炼就一双观测太阳的‘火眼金睛’,将为太阳风暴预警和空间天气预报业务化运行提供强有力的数据支撑。

  “从跟跑、并行向领跑转变的过程肯定是困难重重的,要能够迎难而上,心有大我,敢为人先,要做对国家科技事业有所担当的科技工作者,做心怀国家和民族的科学家。”他说,探索科学真理,追求技术极致,报效祖国服务人民,是我们所40多年发展历程形成的目标追求与价值所在,这也是新时期需要坚守的科学家精神。新一代的科学家要坐得起“冷板凳”,“科研需要忍耐寂寞和抵御诱惑,前沿基础研究具有不确定性,不仅要长期坚持做寂寞清苦的工作,还要在工作中保持饱满的精神和积极的态度,进而真正把工作做实,做好,坚持不懈、专注执著。”

   本文来源:《科技日报》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 中国科学院光电技术研究所  单位邮编:610209 备案号:蜀ICP备05022581号
单位地址:中国四川省成都市双流350信箱 电子邮件:dangban@ioe.ac.cn